种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种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官方慈善公信力暴跌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1:09 阅读: 来源:种子厂家

8月8日,网上爆出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用善款高价收购炉具牟利。尽管该基金会在当天就迅速辟谣,但看网友的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论调。

在公众心中本就不甚牢固的官方慈善机构形象,此刻变得更加脆弱,亟须重塑。郭美美扇了扇蝴蝶翅膀,搅乱的不只是红十字总会,而是中国整个官方慈善的江湖。据报道,有基金会代表向红十字基金会代表抱怨:“你们赶紧把事情解决了呀!这事儿让我们都大受影响。”

8月初有消息称,深圳红十字会今年7月的社会捐款同比下降97%,而佛山的则颗粒无收。不仅红十字会,其他官方慈善机构所收到的捐赠不同程度地都受到了影响;不仅捐赠,他们还被统称为“官方慈善”,其声誉被捆绑着下降;不仅是声誉,受牵连的还有整个中国慈善的未来。

8月11日,中国红十字总会(以下简称红会)捐赠信息发布平台上,输入“成龙”,这位大哥的捐款仍然是连续几次的1分钱。7月31日,这个平台如红会所承诺那样如期试运行。尽管在第二天,热情而敏锐的网友们就发现了种种错误,但过了十天,这些难以解释的记录仍然固执地停留在网页上。

平台上线

仓促上阵能力亟须加强

除了对个人捐款数目的质疑,网友们还关注到玉树地震两家援建医院造价相差高达5倍。红会事后的解释称,这是因为输入错误。

在基金会中心网总裁程刚看来,“红会信息平台上线,时间仓促,数据量大,没错误才怪。”平台上线之前,他曾经参与了红会的专家把脉。

“红会可能真没作假。但披露的数据要经过处理,还要解释。我们举个例子。比如某大企业捐了1000万元。这个企业会让它下属的地方公司参与捐献,北京的捐300万元,广州的捐300万元等。那你说这是一笔捐款吗?公众上网一查,怎么没有这个企业捐的1000万元呢?这笔钱肯定是捐了,那有没有当时的记载?把这笔钱的情况解释清楚?”在程刚看来,信息披露是一门科学。“首先要研究披露哪些信息,定下指标体系,其次研究信息采集,这种采集要有可持续性,第三是信息的准确性,第四是如何披露。”

而这种能力对于仓促上阵的红会来说,显然亟须加强。程刚所在的基金会中心网,在现在的舆论环境中显得如此特别。他们一直在做的,恰恰是公众要求做到的——信息公开。而他们的经历,不妨被看作是中国慈善机构透明化的破冰之旅。

该网于去年7月8日正式上线,是由35家基金会共同发起设立的信息披露平台。在那之前,国内还没有一个能集中披露各基金会信息的平台。程刚曾描述当时的情况——全国到底有多少家基金会,即便是主管的民政部,不同部门、不同的司局,拿出来的数据都不一样。更不用说具体的相关信息了。

索取信息

“行业自律”一走20年

“其实,行业内部对于信息披露的呼声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有。那时,一些行业的有志之士,也是现在的老从业人员,已经意识到整个行业要自律。这个自律,没想到一走20年了。”程刚说,在这20年中,一些老前辈一直在推动这个事情。

1998年,他们曾想做行业自律和信息披露,“想有一个大的推动,但当时条件不成熟,没有实现。”

然后就到了2008年。“汶川地震,催生了我国公民社会的崛起。那年的捐款数额超过1000亿元。这是什么概念?从改革以来,所有的捐款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那是中国慈善行业的一次大爆发,也引起了学者、公众的广泛关注,自然也推动了行业的信息透明。”这一年,慈善捐款超过千亿大关,占到GDP的0.4%。

“2009年,国内慈善机构访美,一看,人家在做的就是我们想要做的。事实上,1998年那会儿,我们也是准备参照美国的规则和办法。十几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迅速,基金会数量大幅增长,美方也对我们另眼相看,详细地介绍了他们的经验。回来后,我们就立刻开始了这项工作。”

程刚所说的工作,是将全国两千多家基金会,包括公募和非公募的,相关的基本信息、年度工作报告、财务信息、项目信息以及项目执行机构等内容,分级收集并上线公布。

但采集并公开信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通过上门、电话等方式进行,却屡屡碰壁。

舟山西服设计

达州职业装订制

库尔勒订制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