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种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原料飙升临安节能灯企业大量囤积荧光粉开瓶器

发布时间:2020-10-18 14:37:39 阅读: 来源:种子厂家

半个月前,在临安打工的龙庆章,带着妻子杨爱满回到了贵州老家。按照往年的习惯,夫妻俩一般要临近过年才回家。这次是个例外:7月初,他们所在的工厂突然停掉了整个生产线,让150名工人放假回家,什么时候回来要等厂里的通知。

龙庆章这次提前回家,并不是工厂接不到订单,而是与国家对稀土行业的调控有很大关系。

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一份意见指出,要大幅提高稀土资源税征收标准,改革稀土产品价格形成机制,逐步实现稀土价值和价格的统一。随后,稀土价格便一发不可收,今年以来涨幅已超过200%,部分品种涨幅达6-10倍。作为稀土产业的一种,做节能灯的主要原料荧光粉,也在4个月里暴涨了10倍。

荧光粉的价格暴涨,让节能灯企业承受了巨大的成本压力,产品利润接近于零甚至亏损。在全国节能灯三大生产基地之一的杭州临安,大批企业出现减产甚至停产。

与此同时,不少企业老板发现,暴涨的荧光粉更加有利可图。裹挟着大批资金,掀起了一场囤积荧光粉的热潮。据粗略估算,当地300多家企业已经囤积了全国半数左右的荧光粉。

荧光粉4个月暴涨10倍

套用《大腕》里的经典台词,如果你在今年3月份买了荧光粉,现在“加个零就能直接卖给下家”。常年处于正常价位波动的荧光粉,从3月份开始一路从300元/公斤暴涨至目前3000元/公斤,涨幅整整十倍。

“我做了16年的日光灯和节能灯管,从来没看到过这样的行情。”杭州易特电气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立平说,以前荧光粉的价格一直比较稳定,业内有“三年涨一次”一说,但今年却变成了“一周涨三次”。

作为战略资源,稀土有“工业味精”之称,世界每年消耗的稀土约10万吨,90%以上来自中国。自从去年政府对稀土加强了管理和调控,稀土企业根据政府生产指令性计划减少了产量。今年的生产指令性计划给企业造成稀土越来越少的感觉,不论是上游企业还是下游企业均开始囤积稀土,还有大量游资也进入稀土市场,稀土价格也被一路炒高。而节能灯管中的荧光粉,稀土占比达75%,价格也随之迅速提高。

杭州临安是全国节能灯三大生产基地之一,也是全国光源的主要生产地区。原材料价格大涨,导致节能灯管价格大幅提高,但消费者并不买账,使得这一行业的利润越来越薄。杭州临安科博电光源照明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说,按照现在荧光粉的价格,他们生产一支灯管,基本没什么钱赚。

临安囤了全国半数荧光粉

浙江省照明行业协会副会长、临安市照明行业协会会长张林夫现在被称为“财神爷”,因为他第一个提出了荧光粉要涨价的“预言”。

今年5月初,在一次全国节能灯行业会议后,张林夫就敏感地意识到,荧光粉价格会因为国家对稀土的调控政策出现上涨。回到临安通报给各个生产企业后,一些同样意识到这一趋势的企业,便开始斥资大量囤积荧光粉。

“目前临安有300多家节能灯企业,95%以上囤积的荧光粉大幅超过正常的使用量。订购的价格从500元-1500元/公斤不等。大致估算,全国半数左右的荧光粉,已经被临安的节能灯厂订走。”张林夫说。

而今年5月份以来国家对稀土资源的进一步调控政策,无疑增强了企业囤积荧光粉的“信心”:2010年国家稀土出口配额总量仅为3.0259万吨,同比降幅高达40%左右;今年上半年第一批稀土出口配额,较去年同期降低约11.4%。

吴立平说,以前荧光粉价格差距变化不大,节能灯企业几乎是零库存的。荧光粉厂家以前一般都是先发货,再收款。但今年5月份之后,不少企业都是几十吨乃至上百吨地进货,荧光粉厂家也变得强势起来,要求全款付清后再分批发货。

最近,杭州临安科博电光源照明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徐爱红接到了几个让她囤粉信心更足的电话:她合作的江苏、江西几家荧光粉生产企业,嫌几个月前订的合同价格太低,还向她提出回购:即在当初协定价格的基础上,再加价向她买回来。当然,她立刻拒绝了。

民间游资介入囤积炒作

这次荧光粉价格大涨,对囤积企业来说,看上去回报巨大。现在,临安不少节能灯企业的老板,每天关心的不再是订单和客户,而是荧光粉价格的波动。但在张林夫看来,其中的风险也不小。不少企业都是用银行和民间筹集的钱来囤积,资金压力很大。

临安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企业负责人坦言,他的企业目前囤积了20多吨的荧光粉,成本2000多万元,其中半数是银行贷款,亲戚朋友间的民间集资为500多万元,剩下的都是企业的流动资金。

为了不错过这场“盛宴”,本来现金流充裕的企业也不惜借贷囤货。临安来特照明的负责人说,他们企业现金流一向很充足,从不向银行贷款,这次算是破了纪录:今年投入六七千万元用于囤积荧光粉,三分之一以上来自银行贷款。

据临安照明行业协会统计,当地企业通过银行、信用社和民间借贷,筹集起来购买荧光粉的资金,大约在6亿元。

更让张林夫担心的是,一些根本不属于这个行业的游资也参与炒作荧光粉,甚至有些普通市民和上班族,也通过亲戚朋友之间的集资,购买几吨荧光粉放起来,想等涨价了再卖掉。

企业不务正业引发担忧

预订了大量原材料,企业生产的积极性却在下降。张林夫说,以当地某节能灯生产企业为例,老板以1000元/公斤的均价,囤积了80吨的荧光粉,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不做灯把粉出售,就能赚一个多亿。这样一来,企业对生产根本没有积极性。

在龙庆章工作的节能灯企业里,才下午两点就冷冷清清,车间里空无一人,龙庆章所在的螺旋灯车间已经完全停产。

据临安照明行业协会统计,近八成节能灯企业存在减产情况,还有一部分干脆停产。上半年,临安节能灯管的总产量比去年减少了40%,产值减少近4亿元。

杭州检验检疫局的数据也显示,今年上半年,共检验监管出口节能灯4438批、货值23934.8万美元,同比分别减少了18.7%和8.1%。

对于目前状况,张林夫却深感忧虑:“不做灯管炒原料,是一种短视行为,对企业的长远发展是相当不利的,企业停产后,老客户和熟练工都流失了,这些都是短期内很难弥补的损失。”

同时,被企业老板们看好的“囤粉盛宴”,也存在着不小的风险。

近期,国家开始出手打击炒作稀土资源的行为,包括实行稀土产品专用发票政策,以及将部分稀土加工产品纳入出口配额管理等。业内人士认为,这些举措会让投机者失去出手机会,因此很可能会在新规实施前集中抛售稀土,从而对市场价格形成强烈打击。

“事实上,目前荧光粉3000元/公斤的市场行情,已经属于有价无市。”张林夫说,如果现在囤积荧光粉的企业或个人急需回笼资金,几乎没人接手。“囤粉的企业想变现,起码要等到明年三四月份,但到时候是什么价格现在谁也说不准。”

街机捕鱼

写真机厂家

雾炮洒水车

相关阅读